关闭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新闻中心 » 直属动态

看似寻常最崎岖,成如容易却艰辛 —跟杨昌武组长野外测井工作纪实

  • 字体:
  • 打印本页    |     关闭本页    

上山.jpg

上山

检查维修探管.jpg

检查维修探管

用马托运测井仪器.jpg

用马托运测井仪器

雨中测井.jpg

雨中测井

2018年5月中下旬,我们有幸跟着杨昌武组长进行野外测井工作学习,12天的跟组学习,状况频出,让我深刻认识到野外测井工作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轻松简单,个中艰难辛苦只有实际体验才会明白。

5月14日,怀着第一次出野外新奇而又兴奋的心情,我和陆姐跟着杨组长出发了。从早上10点到下午4点左右,我们经历了6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目的地,虽然坐得腰酸腿疼,但因为沿途风景不经常能见,感觉并不太累。到达钻机,布置好井场,立马开始了我们的测井工作。在测井时,杨组长对我们说:“下测时要看着电脑中曲线反映是否正常,同时得注意看地轮,若地轮出现‘点头’的情况,就说明探管下不去了;上测时要注意观测绞车,监测电脑中的曲线,耳朵还得听发动机的声音,若发动机声音异常,说明探管可能被卡,若不能及时处理,就可能将探管卡落在钻孔了,或者绞车被拉跑而出现危险。”整个测井过程中,杨组长都是全神贯注,高度紧张的,手一直都放在绞车控制器上,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!而且还得找空隙时间作记录,我们在一旁帮忙记录也显得手忙脚乱的,可想他们自己在测井时该是怎样的忙碌。不过好还,该测孔没出现任何问题,但因为孔深,虽只是单独测温测完井也已经到晚上8点,吃完饭找到住宿的地方就已经11点了。这样的一天已然觉得辛苦,可却成了我们最顺利轻松的一天。

第二天早上七点从水城赶往毕节测井,到毕节市准备吃饭时,我们发现汽车漏油。找修理人员来看,说是高压油管坏了。车无法开动,将其修好需要从贵阳发配件,这样修理汽车就花了两天的时间。这段时间里我们虽然着急却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

第四天车终于修好了,早上六点半出发,8点我们就到达钻机所在的山下。钻机请了马帮搬运测井仪器,四百斤的绞车两匹马一前一后抬着上山下山,极为轻快,令我们极佩服他们的智慧,但因为太早出门而没吃早餐的我们就惨了,山路陡峭难行,海拔又高,我们一路走走歇歇,花了近2个钟头才到达钻机,杨组长看看累极的我们笑着说:“这还算是比较轻松的了!”是啊,看着他们的状态确实显得轻松,这大概是长期爬山训练出来的吧。好不容易到了钻机随便吃了点东西开始测井时,发现组合探管坏了,于是又顶着炙热的太阳下山去拿备用探管,让钻机上的人跟着刘师傅去山下的车上去拿探管,刘师傅后来说:“感觉是有点中暑了特别难受!”趁着他们去拿探管而无法测井的空隙,杨组长决定先自行修理一下,毕竟这样的小问题曾经也是修理过很多次的,杨组长将探管完全拆开,里面的线路错综复杂,到他们将备用探管拿上来都没能修理好,只好先放着开始测井。下午四五点太阳刚好没那么热时天却开始起雾,过了一会就开始下雨了,幸亏钻机上条件尚可,还不至于显得难狈,另一个钻孔我们就没有这样的幸运了。测完井已经天黑,在昏黄的灯光下提交了测井现场解释资料,吃过饭我们三步一滑艰难的往山下走去,头顶电闪雷鸣,又是在山顶,我们心惊胆战的,真怕一不小心我们就成了避雷针!

第五天我们要到另一座山上测井,早上10点我们已经到达山脚下,钻机上的人到处找人搬运设备,因为绞车实在过于笨重,而留在村里的人都已不年轻,好不容易找了一拨人,先是讨价还价后又说太重抬不动就走了,钻机上的人又得重新找人。杨组长说:“这样等着也是等着,不如趁机将那颗坏了的探管再拿来修理修理。”于是我们随便找一个平整宽敞的地方,蹲在地上就开始了我们的探管维修之旅,电焊、万用表、电线、胶带全部用上,终于将探管修好啦!再看看钻机上的人,依旧在找人,直到下午四点总算找到人谈好价钱,等着他们将测井设备全部抬上山已经是晚上九点半,我并没跟着他们一起往上山抬设备,但光从时间来算就能想象他们的艰难。

第六天早上我们径直登山测井,电性曲线测到第二趟上测时,探管被卡住,我们全部心思均放在绞车控制器上,全然没有察觉地轮向我们飞来,当地轮砸在离杨组长不到10公分的地面时,我们吓得目瞪口呆,心想若被砸中后果不堪设想。杨组长检查了下现场对我们说:“是捆地轮的铁丝被扯断了”,又说“这样的情况之前也碰到过三四次。”

天!我从未想过测井工作会有如此危险的时刻。重新绑好地轮处理好钻孔后,我们顶着烈日继续测井,可是山里的天气变化多端,眼看要结束了却雷声阵阵,不到十分钟狂风骤雨就跑到了我们所在的地方。钻机的工作人员只拿得出一张不大的油布来帮忙遮风挡雨,测井仪器和电脑均是不能沾水的,雨伞都用来为它们挡雨了却还不够,我们6个人举着油布在下面避雨还得避免雨水打在仪器上,还得不时的要将油布上的水顶出来,顶出来的水因为我们配合不好而各处跑,一不小心水就会从某个人的脖子上灌下去,那个透心凉呀!大雨下了半个小时总算停了,可是我们的衣服基本上都湿透啦,冷风吹来不禁打个寒颤,五月的天生生像过冬了,怪不得钻机上的人看到变天了就穿上了羽绒服。待到收拾完毕下到山底,衣服鞋子又湿又脏,我们就像落荒的人狼狈至极,杨组长说:“夏天的时候这样的雷暴天气乃是家常便饭,时不时就会遇上的!”上车后走了没多久,又下起了冰雹,小拇指大小的冰雹打在车上叮叮当当的甚是热闹,一度模糊了我们的视线无法前行。搬运设备下山又耽误了一天。

第八天我们测毕节的最后一个钻孔,只有130m左右,我们想着也就下午三点能结束吧,可事与愿违。因为清水打钻,全孔垮塌严重,基本每次提钻以后都不能下到目的地,期间让钻机提大钻扫孔,钻杆却断在孔内,最后还要注水测量,这样测到天黑才勉强测完,打着电筒收拾好仪器,吃我们的第二顿饭时已经是晚上九点。领导之前就通知我们要去桐梓测井,于是我们吃过饭就往那个方向赶路,那晚凌晨一点我们才在大方找到住的地方。

第九天我们早八点出发到桐梓去测一个89m的钻孔,找到钻机所在地方时已经下午一点,等了两个小时钻机还是没有找到搬运设备的人,就与钻机的人约定他们先找好人,明天早上八点半我们到钻机。那天坐车的时间长达八小时,又因为昨天很晚才休息,我彻底崩溃了,真想快点结束这次野外之旅早点回家。

第十天赶到钻机时他们已经找好了人,百来米的山路搬运设备差不多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。89m的钻孔想着会很快结束,却不想扫了两次孔到下午四点才测完。当晚我们又赶往金沙去测另外一个钻孔。

第十一天,因为钻机使用泥浆打孔,测井还算顺利,但最后一趟上测时探管被卡,绞车被拉了一下后就失去了控制,探管在重力的作用下一个劲的往下滑,只能让人先拉着电缆线,我们说不会要手动拉上来吧,杨组长说这样拉上来可能得要两个小时,还是先修下绞车控制器吧。不过还好,差不多半个小时就找到了问题修理好了仪器。

第十二天我们因为有事就回家了,他们继续去遵义测孔,我们的野外测井之旅就这样结束了。

这几天野外实地测井,我们吃不好睡不好,上山下山,烈日暴雨,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以上,这些的经历让我对于野外测井工作有了更深刻的了解。虽然我记录的是一个测井组的实际情况,却是单位所有测井组的写照。野外测井工作不是想象中那样坐着操作仪器就可以了的,总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情况,有些情况是我们无法掌控的,有些可以解决也需要组长的经验,大家的努力;测井的速度多数不是我们能把握的,而钻机对于测井的影响尤其明显。这让我想起王安石为张司业所题的一首诗,其中有诗云:看似寻常最奇崛,成如容易却艰辛。而这不正是对野外测井工作的一种写照吗?只希望他们以后的野外测井工作能越来越顺利!

关键字:我要纠错 定制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
  • 相关信息